典當學院

Pawn College

動產質押 勿忘牢握質押物

發布時間:2019-09-03 點擊數:2566


【案情介紹】

2011年4月11日,趙某柱以A煤炭公司的名義與我公司簽訂了《批量產品典當合同》,以其擁有的3600噸冶金焦(規格:GB/T1996-94二級冶金焦)作質押,典當借款200萬元。同時,A煤炭公司與我公司及某倉儲公司簽訂貨權轉移合同,將其質押物轉移給我公司控制并占有。2011年4月13日,趙某柱作為A煤炭公司的股東向我公司出具了《個人無限連帶責任保證書》,承諾對該借款承擔無限連帶保證責任,后該借款一直續期到2012年6月10日。自2012年6月11日起趙某柱既不償還借款本金,也不與我公司簽訂續期合同。期間,在公司多次催要下,趙某柱四次簽訂還款承諾書,并承諾如到期不還,我公司可以馬上處置質押物。

其間,據趙某柱方面透露,其已經把煤場轉租給另外兩個公司,但質押給我公司的焦炭仍存放于該倉庫不動。為了核實該情況,我公司要求趙某柱一同前往煤場核查。2012年4月18日,趙某柱委托其妻子與我公司員工到現場查看質押物情況,并錄了視頻。視頻中其妻指認了質押給我公司的焦炭的具體存放位置,且聲明仍歸趙某柱所有。

2013年10月9日,我公司在例行質押物巡查中發現有人私自將質押的焦炭運出,便予以阻止,但對方稱該批焦炭歸其所有,我公司撥打110報警。后通過散貨物流的派出所出警民警得知,趙某柱早在一年半之前,就退掉了租賃的倉庫,質押物也已賣出,具體事實情況散貨物流派出所未予詳細告知。

而一年半之前,我公司與趙某柱的借款合同仍在履行期。但從2011年趙某柱與我公司簽訂質押合同起,趙某柱便一直主張其擁有質押物所有權,對于質押物的轉讓,轉移等任何行為均未對我公司有過任何形式的通知。趙某柱明知這種擅自出賣的行為會侵害我公司的質押權利,仍在未進行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虛構事實并隱瞞真相,將我公司具有質押權的貨物轉讓于第三人,并將貨款占為己有,致無法償還我公司的借款。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款規定,趙某柱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


【訴訟經過及結果】

我公司于2013年10月16日向市經偵進行舉報,市經偵于2013年10月17日向我公司下達受案回執,并于2013年12月16日向我公司送達立案告知書,表示符合立案條件并進行立案偵查。

在立案偵查期間,經偵要求我公司與趙某柱一起到市局當面說明情況。趙某柱雖然曾三次提出期限承諾還款,但三次均未能履行。到2014年9月,趙某柱分四次陸續歸還給我公司100萬元,但剩余的100萬元一直未能支付。后趙又稱質押物仍在煤場倉庫存放,經我公司、經偵和趙某柱一起到達煤場達成過磅協議后,于2012年12月3日對趙某柱聲稱的質押物在煤場磅房過磅,得出質量為共計342.72噸,但趙某柱與我公司于2011年4月11日簽訂的《批量產品典當合同》中是以3600噸冶金焦作為質押物。因此直接證明了趙某柱在與我公司正常續期期間,隱瞞事實,將已質押給我公司的貨物賣出,并將貨款占為己有,致無法償還我公司的借款,構成合同詐騙罪。我公司申請經偵將案件上報檢察院,對趙某柱實行批捕,并將上報后的嚴重后果明確告知趙某柱本人。后趙某柱分別于2014年12月、2015年1月分兩次將剩余100萬元歸還給我公司。

自此,我公司終于收回全部借款本金,但自2012年6月11日起至今的息費約188萬元仍未能收回。因此,我公司就歸還息費事宜再次與趙某柱協商并達成協議:我公司對所欠息費予以減免至50萬元,趙某柱則承諾于2015年12月31日前歸還此款。經過多次催告,趙某柱仍拒絕償還借款,我公司遂于2017年1月17日向區法院提起訴訟,經過開庭審理,區法院于2017年5月2日下達民事判決書,支持了我公司的訴訟請求。因趙某柱明確表示無力償還借款,我公司遂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經法院調查其名下確無財產,遂要求我們等待發現其財產線索時再繼續執行。


【經驗教訓】

1、業務中過于相信對方,致使資金回籠時間過長。本案中趙某柱是我公司的老客戶,之前的業務均按時還本付息。因此,在其不再與我公司續當,并無法償還借款的時候,我公司一再相信其承諾,沒有處置質押物,也沒有向法院提起訴訟,此狀態持續時間長達一年多。直至發現趙某柱私自賣出質押物,才知道受騙,遂立刻向公安機關舉報。在公安機關的壓力下,趙某柱才將借款本金償還。因此,在以后的業務開展過程中,在對方不再續當,并無力償還借款時,不要過分相信對方承諾,必要時要果斷采取法律手段,維護公司自身利益。

2、動產質押業務,一定要轉移占有,將質押物牢牢抓在自己手中。本案中,雖然A煤炭公司與我公司及某倉儲公司簽訂了貨權轉移合同,約定將其質押物轉移給我公司控制并占有,但質押物并未移庫。在出現A煤炭公司無法償還借款的情況下,依據《物權法》規定,我公司雖然有權處置抵押物,但根據煤場的出庫規定,所有的出庫手續必須由所有權人親自辦理,我公司作為質權人,無權自行處置質押物。因此,在以后做動產質押業務時,一定要轉移占有,將質押物轉移到公司自己所有的倉庫或租賃的倉庫,一旦出現絕當,我公司可以自行處置質押物。

3、在運用法律維權面臨阻礙時,要努力利用各種渠道、尋求多方幫助。本案中,我公司發現趙某柱詐騙事實,遂立即向公安機關舉報。但卻被告知趙某柱的行為屬于民事欺詐,不構成詐騙罪為由遲遲不予立案。在此情況下,我公司董事長決定將此情況反映給市檢察院,由市檢察院相關工作人員對市公安局進行法律監督。在檢察院的“關注”下,經偵辦案人員對趙某柱進行立案偵查。迫于公安機關的強大壓力,趙某柱才分數次將借款本金歸還于我公司。因此,在日后進行維權時要盡量在法律規定范圍內選擇我方所在地對我方有利的司法機關,提高維權效率。


巨丰投资股票推荐